位置: 首页 > 行业分享 > 关于体系化和执行力之间关系的探讨

关于体系化和执行力之间关系的探讨

深圳今易科技

社会是个比企业更复杂的系统,有时候从社会历史故事中,能获得基于人性更本质的思考,更关键是可以抛开完全基于理念的探讨。那就先来看几个比较熟悉的故事:

1. 嘉庆年的天理教叛乱

可能由于清宫戏过多,而且多是各类戏说的民间故事,乾隆是经常被人诟病的一位皇帝。自以为是的头衔他肯定是戴定了,号称留诗超万篇,实则无一首可传世;同时也是号称史上第一位弹幕的发明者,各类传世名作都留下了他的墨宝,实乃是暴殄天物。比这更为不幸的是,这位爷还被加上了忝居帝位60年的名号,号称中华自他始,才进入下行通道,但是后面这个名号我就觉得他还是有点冤枉的。

当然今天不从宏观角度去讨论对与错,私下以为乾隆对中华还是有功绩的,至少在大小金川之战,是可以彪炳中华史册的,因为在他之前,中华是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西藏地区。喜欢看地缘政治的朋友,可以想象下如果没有了西藏地区的中国,现在的周边局势会是什么模样。

而相比这位父亲而言,儿子嘉庆帝的故事则显得有些默默无闻,但是实际上他可能才是那位真正无任何作为的守成之君。在逻辑思维专辑里就有过一篇专门讲过这位皇帝,可能由于在太子之位等待太久的缘故,虽然刚上位时也特想憋个大招,各种折腾几下,然而在没有效果之后,就像一头鸵鸟一样,埋首宫城眼不见心不烦。于是发生了历史上史无前例的“天理教叛乱”。

说这场叛乱是史无前例,可能还说轻了,将来可能也会后无来者,因为从来没有这么笑话似的叛乱。就几十号人,躲在一个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客栈,商议了几个月的叛乱计划,官府早已知情却也没当回事。就这样临时拼凑了几个月的人之后,约定了一个时间,叛乱当天人还没到齐,只有五十来人就直接攻入了紫禁城,幸好被英武的太子,也就是后来的道光帝,奋勇带人和叛乱者厮杀,受伤之后才终于等来了救兵平定了叛乱。

一个运行已久的官僚管理系统,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,问题出在哪里?

2. 苏联解体

再来第二个故事,关于苏联解体的故事。
我们都知道,伟大导师理想主义者列宁,依据马克思共产主义理念,创建了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社会,在斯大林时代,随着二战的胜利,达到了巅峰。在当时这股红色革命,有着席卷全球之势。惊恐之下的欧洲,赶紧找来另一个同样心情的美国组成同盟,北约由此建立。尤其在冷战前期,尤其是欧洲国家,说他们完全生活在惊恐之下也不为过,包括美国也是举国之力战略对抗苏联。

但是就是这么如日中天的苏联,却在几十年后,突然土崩瓦解。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解体,有说是没有发展轻工业,导致经济发展不行;有说是高层贪腐,民怨沸腾导致等等。

我们同样也不论发生的原因,只说整个发生的过程,在历史上也绝对是个奇观。首先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确定是否继续保留联盟体制,70%以上的赞成也未能阻止联盟的瓦解,波罗的海三国的共同抵制,陆续相继独立,多米诺骨牌随之倒下,直至强人叶利钦上台,才算逐步稳住了俄罗斯本国的局面。前几年英国脱欧的公投,也算是遥相呼应了一下。

这也同样是个庞大的体系,这么强大的国家政体,究竟发生了什么,如此轻而易举的被瓦解,单纯用几个简单的经济和贪腐的原因,我是觉得实在是解释不通。

3. 中美疫情下的对比

再来看第三个故事,这个就在大家很熟悉的当下,就是当下中美疫情之下的表现。

这是近一百来年,中国人第一次腰杆挺的这么直的时刻,上一次这么兴奋可能只有在抗美援朝的胜利,可是这一次却是完胜。一面在国内,快速管控、全民免费检测、全民免费疫苗,甚至在这两年多的疫情防控管理下,全民对疫情管理,已然渐渐熟悉成标准套路,几乎没有太多的不适;而反观全球灯塔的美国,疫情之下罔顾人命的表现,实在差强人意。

是美国做不到吗?肯定不是,但凡有点理性的人对于强大的工业帝国美国,应该不会怀疑他的能力。也有说因为美国的选举制度,必须要顾及民主自由等等之类的说辞,我觉得这同样没有触及本质。

4. 我究竟想说什么?

那么通过这三个故事,我究竟想说什么?

我最近是在思考一对关系:体系化和执行力的关系。
我们通常都会把这两个东西对立起来,好像有了体系化的思考,执行力肯定会下降;甚至反推一般执行力的下降,就是因为体系化带来的结果。

但是我的想法却不尽然,由于时间和篇幅的关系,这里就不做细致的历史因素分析,直接精简的贴出我思考的结果。先假定两个前提:
1.刨除主观上的执行力问题;
2.真实世界里的体系化,是一个有边界的思考。
在这两个前提下,我们都认可工业化的分工是效率的关键,可是工业化分工本身,就是建立在体系化之上的。没有体系化思考,何来如此细致的分工体系,又怎来的效率。

所以我们可以说,体系化本身并不是执行力下降的原因,更多的时候可能是体系化思考本身的方法出现了问题,导致了效率的下降,所以如何搭建体系化思考模型非常关键。
诚然,貌似碰到一个全新的问题,模型无法套用是另一回事,但是这又像是在一个理想世界谈理念一样。真实的世界里,我们有多少机会在人类目前没有模型可以触及的东西,可以说如果不上升到哲学和物理这样的基础学科,人类的经验基础应该很是够用了。可能这也是现在基础科学发展越来越难的原因吧。

当然,除了关注体系化本身之外,我们还需要发现影响体系化思考,在落地时候的一些关键影响要素,把它们和体系化拆解开来。

回到前面三个故事:

在第一个故事里,已经运行几千年的官僚系统,在那一次突然出现故障,我觉得核心的问题是监督机制出现了问题。虽然官僚体系本身的确还在运转,但是很多关键监督机制停摆了,所以导致执行体系失灵了。

在第二个故事里,我目前看到最为合理靠谱的分析是,关键因为苏联在二战中战斗极为惨烈,几乎全民皆兵了,战损极大,从而导致国内人员年龄的断层。于是我们会看到苏联前期领导人一直是1910后,持续了几十年还是一样,领导人一直无法顺利完成交接,直至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直接交班到1930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手中,结果由于最高领导人以及那一年龄层的领导人体系缺失,最终导致解体的结果。所以在这里是核心领导者出现了问题,做任何事情,有魄力的领导者就像一根线头,否则体系终会是难以为继。

在第三个故事里,我想可能更综合一点,但是关键的锅我想应该是战略去背。美国显然是能做到,却没有去做,关键原因是在美国精英战略下,世界霸权才是关键目标,而非我们理解的以人为本的人本主义。在这种战略都已转向的情况下,去寻求结果,不是缘木求鱼吗?

全流程业务数字化管控、基于1000亿+行业大数据分析,助力企业数字化转型

预约演示

深圳今易科技是一家外贸行业全生态链数字化服务商,致力于为企业提供包括:外贸工厂数字化MES、跨境电商ERP、国际物流TMS等数字化系统,致力于打造外贸领域专业且值得信赖的数字化服务商!

关注或联系我们

咨询电话:18813677073

关注公众号
微信客服

数字化咨询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22 深圳市今易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2021067853号